特色专题

第三届中国新会陈皮文化节 楠溪江古村落 最佳乡村旅游目的地 万峰林 鸭绿江畔  仙境宽甸的美丽乡村

更多>美特产

安吉白茶

安吉白茶产自浙江省安吉县,是用...[详细]

大成黄皮 食...

海南黄皮看儋州,儋州黄皮看大成。[详细]

湖北名茶“恩...

产于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详细]

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不仅香高味醇,是天然可口...[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没有自然资源禀赋的村庄,能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吗?

发布时间:2016-03-08 10:34:05 浏览次数:

美丽乡村建设之后可以给乡村带来什么?传统乡村建筑如何与休闲观光产业向相结合?环境、服务、文化、产业之间如何融合发展?

这些问题,在浙江杭州市桐庐县的美丽乡村建设历程中,都可以找到答案。

芦茨村是桐庐县富春江镇民宿产业发展最早的村庄之一。

芦茨村将优越的山水资源利用起来,开发民宿和农家乐。(清远日报记者 黄作源 摄)

因为独特的交通区位条件,往来义乌、浦江的客商络绎不绝。加之有元代画家黄公望大作《富春山居图》取景地的加持,青山碧水、白墙黛瓦的秀丽景色吸引众多游客慕名而至。如今,集住宿、餐饮、休闲于一体的民宿产业在芦茨盛行,芦茨风情小镇上的100多家农家乐民宿,在旅游旺季可提供3000多个床位,约占桐庐县容量的一半。

那没有自然资源禀赋的村庄能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吗?

桐庐县江南镇狄浦村的实践经验表明,完全可以。

古村狄浦以挖掘文化见长。村中的申屠宗祠、保庆堂、咸和堂等人文建筑奠定沉稳的古风韵味,村民又把村口300亩地种上鲜花变身“花海”,把牛栏变身咖啡馆、猪栏变身茶吧……各种创意使狄浦村的古风和时尚完美“混搭”,同样吸引各地游客慕名而来。狄浦村旅游在黄金周日均游客接待量超过5000人次。

在乡村整治之后,谋求产业发展、带动农民致富,成为桐庐县当地政府与村民的共识。桐庐县提出以景区的理念规划全县,以景点的要求建设各镇,以打造5条乡村风情带、开展5大农村节庆活动、培育25个风情特色村的“5525”蓝图正在逐步实现。

风情芦茨:青山碧水挖掘古代文化遗产成亮点

荻浦村其貌不扬而内有乾坤的牛栏咖啡馆,生意非常红火。(清远日报记者 黄妍 摄)

“一折青山一扇屏,一湾碧水一条琴。”清代诗人刘嗣绾描绘的就是桐庐县芦茨村的美景。芦茨村位于桐庐县的西南部,有农户451户1319人。

走入芦茨风景小镇中心村,古民居、古街、古巷、古道保存完好,多层次的庄园、新居,足显此处的魅力和繁荣。村边一条小溪静静流淌,奔下山来汇聚芦茨河,搭上四周葱茏青山,勾勒出迷人的水碧连天、婀娜多姿、宜游宜居的芦茨湾景区。

芦茨村旅游的繁荣,得益于此处湖、峡、屿、瀑等自然景观与楼、台、街、巷等特色建筑的相互融合,也得益于文人墨客留在这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芦茨是唐代著名诗人方干的故乡,方家后裔曾在宋代出了十八名进士,“十八进士之乡”成为芦茨独一无二的人文品牌。自南北朝以来,许多名人雅士在这里留下足迹,也留下浩如烟海的诗文杰作。远有北宋文学家范仲淹、南宋诗人谢翱、元代画家黄公望在此抒发情怀挥毫泼墨,近有国画大师李可染、绘画大家叶浅予、当代文豪林语堂寄情芦茨流连忘返。

在芦茨湾山坳的滩礁上,有一座与青山绿水共为邻的半圆形建筑,门前屋后错落置着几席桌椅,这就是芦茨村里有名的农家乐“白云居”。

农家乐的主人傅初荣今年54岁,2层楼木屋,30来张大圆桌,能同时接待近400人用餐,几乎每个周末都是爆满,年营业额高达500多万元。“这个农家乐我已经做了十多年,当时算是村子里最早的一批。现在的芦茨村家家都是农家乐。有的和我一样做餐饮,有的腾几个房间搞住宿,一个旅游旺季赚个十来万元是轻松的事情。”

“白云居”的红火,是芦茨农家乐热潮的缩影。“目前,村里已经大大小小开起来100多家农家乐,床位3000多张,已能解决上万人次的游客用餐问题,想要在周末和节假日时间来村里住,不提前一周预订,周末赶来是绝对没有空房间住的。”傅初荣说。

农家乐是乡村游的初级阶段,富春江镇正以“民宿化”的方式改造提升现有农家乐。政府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着手对辖区内的农家乐标识标牌统一了标准,又引导农户办齐民宿的营业执照等经营许可。担任芦茨村党总支书记的傅初荣表示,随着游客的逐年增多,村里在原有的村委大楼里设立物业管理公司,负责村中的卫生保洁、车辆管理和农家乐管理。

“杭州市每年计划有5千万元用于扶持现代民宿项目。只要他是租用农村闲置的民房,达到3栋以上、12个房间以上、投资三千万以上,最高可获得补助80万元。”杭州市农办村镇建设处处长徐建英认为,杭州市对建设美丽乡村的思路清晰,完成乡村环境整治的下一步就是发展“美丽经济”,发展民宿是让农民致富的重要途径。

古风荻浦:修葺祠堂引进时代文化元素成卖点

和风景秀丽的芦茨一样,桐庐县江南镇的古村荻浦也擅长在“古”字上做文章。

荻浦村的环境整治从水系修复做起,当地政府称之为“古生态整治提升”。原来,荻浦村的先人对村中水系有科学规划,溪流、暗渠、明沟、坎井和水塘五个层面交叉构成,饮用水、生活水、污水的系统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但是,由于一个时期违章建房、乱搭乱建,加上疏于清理,致使村内沟渠淤积堵塞,古老的水系近乎瘫痪。

如今,荻浦村重新对水塘、溪流进行清淤,将所有农户的生活污水进行纳管,并采用厌氧加人工湿地的方式进行处理,村内的池塘进行生态化改造,通过塘底清淤、引流活水、种植荷花水草等水生植物,恢复了池塘的生态系统。水系的改造让古村荻浦重新焕发灵动气息。

漫步村中,不自觉为目光所及的各种优雅古建筑所吸引。作为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村内保存完好的古建筑有20余幢,大多为明清建筑,其中申屠宗祠、保庆堂、咸和堂三处还是省级文保单位。遵循“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荻浦对古建筑进行了修缮,并根据每幢古建筑的特点,结合历史典故传说挖掘,重新定位、拓展其功用。

始建于宋代的保庆堂本是村人弃用多年的祠堂,中间木制结构的古戏台“沉睡”60年,一度失修出现安全隐患。2010年荻浦修缮改造保庆堂,将其提升为村的文化礼堂,成为展示申屠族人历史和文化传承的阵地。开蒙礼、文化下乡表演、垃圾分类讲座……原本冷清的古村落在文化的集聚下热闹起来,这里成了全村人气最旺的地方,还吸引游客的一个景点。

文化礼堂建设是浙江省开展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桐庐县对这项工作的铺开有上千万的专项经费,如今文化礼堂建设已经实现了行政村的全覆盖,第二步将是对较大合并村的全覆盖。

村民创业:农家乐就是要保留“农”味

荻浦村内,充满文创气息的场所随处可见。(清远日报记者 黄作源 摄)

古村、古树、古祠堂、古戏台、古石街,自然古风是荻浦的原貌。村民却说,“孝义”文化才是荻浦的“魂”。清乾隆年间,荻浦出了个大孝子申屠开基,因孝子事迹感天动地,有乾隆帝御批赐孝子牌坊。而今孝子牌坊已复建于松垅里,而孝子精神则已成为荻浦特色孝义文化,被当地的村民世代传承认可。

村民申屠成功的创业故事带着“孝义”的印记,他的“孝义荻浦”农家乐就开在村口的牌坊之后。2009年,申屠成功的父亲病危,在外经商的申屠成功匆匆赶回村中,不久后父亲与世长辞。“父亲去世让我很受打击,在村里颓靡了一年多的时间。”回忆起这段往事,申屠成功说,也正是这一段在村中安静思考的时光,让他决定在照顾家人与个人事业发展二者间寻求平衡。

2010年,偶然的一幕让申屠成功动了经营农家乐的心思。“两车人来村里体验古文化,但是到了傍晚他们就赶到其他地方吃饭。荻浦村这么美,为什么不能把客人留在村里吃饭呢?”申屠成功寻思。认定借助政府建设美丽乡村的契机,申屠成功认为发展农家乐值得尝试。很快,他便把地点确定在村口处的一栋老房子。这座老房子原来是一座三进三庭的古庙,内部以木结构为主,申屠成功租下房子后就开始翻新装修,注重修旧留旧。花费了100多万元进行翻新装修后,由申屠成功经营的荻浦村第一家农家乐在2011年开业。

在经营农家乐时,申屠成功注重保留“农味”。除了建筑尽可能保留原样外,还从各家收集以前农村常用的旧器具,服务人员的配置也是以一般农村家庭为主。“我的妈妈,老婆,还有妹夫一家人,让游客更能找到农家的感觉。”申屠成功称,经营民宿和农家乐,要有一定的文化参与,才能够保持长久。“饭菜现到现炒,柴灶米饭、饭汤、酒酿馒头、大锅巴是招牌,城里人来乡村就是体验农味的。”申屠成功称,他坚持将农家乐的特色做出来后,吸引了越来越多客人,但8成以上都是回头客,多次来体验当地的农味。

不久后,申屠成功的生意便进入正轨,但是在村内只有吃的地方,没有住的地方,游客的消费热情会减少许多。2012年,他尝试着根据自己经营农家乐的经验,写了一份“民宿可行性报告”经由村里递交到镇政府,想通过农家乐带动村民开民宿。在申屠成功的带动下,村内的民宿和农家乐也渐渐多了起来。

时尚元素:牛栏猪栏变身咖啡厅茶吧

从申屠成功家的“孝义荻浦农家乐”出来,顺着村道一直往村口走,不用5分钟就能到达一片“花海”。如今马上进入一年献花盛开的季节,游客们又纷至沓来。在2013年,为迎接全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现场会的召开,荻浦村把村内的300多亩抛荒土地进行统一流转,种上了九品香莲、波斯菊、百日草、向日葵、薰衣草等不同花期、不同色调的观赏植物,形成“花海”景观带。“这给农家乐和民宿发展提供了很多契机。”申屠成功称。

除了“花海”,荻浦村的“牛栏咖啡”、“猪栏茶吧”都是外地游客不愿错过的特色景点。“牛栏咖啡”外表很不起眼,就是一个石头黄泥堆砌而成的低矮建筑,原本就是一个牛栏。室内却别有洞天,时髦的吧台、讲究的木头桌椅、柔和的灯光、墙角精致的小品设计,无不透露着时尚与现代。

猪栏茶吧与牛栏咖啡相隔不远,茶吧内壁的墙面还是裸露的黄土墙,但室内布置却设计感十足。照明的灯具采用了竹编工艺,有“黄鳝笼”、“鸡罩”等造型,别具一格,室内拐角处摆放着猪食桶、瓢、稻草等,像个小型博物馆,洗手间的洗手池,是原来的猪食槽改装的,洋气十足。

牛栏咖啡的“总设计师”、江南镇党委副书记项芳农长期主管村落改造工作,他认为老房子拆了重建,固然能够美化环境,但它破坏了古村落完整性,也不利用文化传承与延续,为了印证自己观点,他又请了不少专家现场指导,最终老房子和猪圈牛棚等保存下来,进行改造再利用。当下他就请镇里引进一家旅游公司,租下被村民遗弃的五间牛栏,进行全面清理,又从城里请来一家知名咖啡店老板,把牛栏布置成咖啡屋样子,然后试营业看市场反应。没想到牛栏咖啡刚一推出来,火爆到不行。2013年“十一”期间,前来牛栏咖啡品尝的游客一直站到店外,店员只能再“托朋友来帮忙”。

在外创业的申屠芳看到牛栏咖啡火了,寻思着把村里的猪栏改造成茶吧,或许也能收到同样效果。当下,她投资100余万元,租下了农户14间闲置猪栏,亲自改造成休闲茶吧。2014年5月开业后,往来游客踏破门槛,短短一年时间,营业额就达到上百万。

先建设,再发展,荻浦村正式看中了古村落的商机,大力发展旅游业。荻浦村以民风民情、古文化氛围作为旅游体验的一种综合性文化旅游产品,吸引了一些杭州等周边城市游客休闲旅游,每年的黄金周荻浦村日平均接待量达5000-6000人次。

芦茨村的房屋错落有序,村道整洁。(清远日报记者 黄作源 摄)

桐庐经验:环境、文化、产业、服务同步推进

2015年的11月,市委宣传部、市委农办组织调研组远赴浙江桐庐县调研当地美丽乡村建设经验。在桐庐县富春江镇芦茨村,我市调研组成员和杭州市农办、桐庐县相关单位负责人进行了一次座谈,这次座谈让调研组成员受益匪浅,也解答了一些我市对美丽乡村建设的困惑。本报记者从中归纳了几条“桐庐经验”,以飨读者。

乡村整治的“五化一拆”

杭州市农办村镇建设处处长徐建英说,2003年,根据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全省开展了“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她所在的“市农办基层工作处”就改成了“村镇建设处”,工作重点转向村庄整治和农村建设。杭州市连续进行了两轮“百村示范村整治”之后,第三轮叫做美丽乡村建设,现在进入是升级版。桐庐算是杭州乃至于浙江省新农村建设对外展示的窗口和一个示范典型。

桐庐县农业和农村工作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华杰提出,在环境整治阶段,桐庐县主要围绕“五化一拆”六个方面进行,即“立面美化、庭院洁化、村庄绿化、污水净化、杆线序化,拆除违章搭建与破旧房”。立面美化,就是对房屋的外立面、屋顶进行修整,同时对新建房屋的管控。庭院洁化,分为两部分,没有建庭院的把庭院建起来,同时在规划建设过程中把前后的距离、不规整的地方、立面不协调的,通过庭院的建设在视觉上弥补这种缺陷,能建庭院的都要求建起来,并且做到“庭院透绿”,就有了苏州园林的味道。杆线序化,各种电线能并线的地方实施并线。污水净化,就是对沟渠池塘的净化。

“现在农村的很多地方,村庄一建,村里的水系和肌理都破坏了,沟渠疏通清理非常重要。荻浦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华杰说。

村庄建设的分类指导同步

王华杰介绍,桐庐县开展美丽乡村建设总的品牌是“潇洒桐庐,秀美乡村”,载体是“5525”:即打造5条乡村风情带,开展5大农村节庆活动,培育25个风情特色村。这是桐庐县在2011年就提出来美丽乡村建设纲领性政策。按照桐庐县的部署,在县级层面,以景区的理念来规划全县,以景点的要求来建设各镇。全县183个行政村分成3类来同步推进,实现全覆盖。

第一类叫“中心村”,作为一个区域的中心镇逐步培育成小集镇方向,围绕“集聚、辐射、带动”六个字,有配套政策鼓励人口向中心村集聚、公共服务向周边辐射、带着周边企业集聚及发展。

第二类叫“精品村”,以村落的景区建设为载体,作为五条乡村风情带(精品线路)的重要节点来设计,选择“村庄有特色、文化有底蕴、产业有基础”的村庄。计划每年建10个精品村,连续建设5年打造全县50条精品村。

第三类,剩下的村庄全部叫做美丽乡村“培育村”,围绕村庄的规划设计、村容村貌,在前两轮的乡村整治的基础上再提升。整体水平得到提升以后,建设精品村也就水到渠成。

环境、文化、产业、服务同步推进

“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美丽乡村建设,规划先行都是一个基础要求。”王华杰说,桐庐县在推进美丽乡村过程中,十分强调规划工作,要求各个镇把村庄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美丽村庄总体规划、产业发展规划结合在一起,由县农办总牵头,各个部门具体负责。他还提出,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要对环境、文化、产业、服务四个方面同步推进。“四个方面同步推进、缺一不可。环境是基础,文化是支撑,产业是今后发展方向,公共服务也必不可少。”王华杰说。

王华杰认为,文化才是村庄的灵魂,今后的竞争力也是文化的竞争。不在村庄建设中植入文化,就没有前途和生命力,也难以提升乡村建设的高度。另一方面,弘扬文化也需阵地,就是以文化礼堂为阵地,将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形化、固定下来,传承下去。

“在产业发展。在美丽乡村发展中,特别是在项目安排上也把产业摆进去,为今后的产业发展作铺垫。原则就是在提高原住民生活质量的情况下带动产业的发展。在2009年,全县只有4家农家乐。现在全县14个行政村有7700个床位。这些村应该怎么补足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自来水够不够用,都要在产业发展规划中考虑到。”王华杰说。

区县协助———城市支持农村美丽乡村建设

桐庐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优健曾任富春江镇党委书记,他认为“区县协助”是杭州市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中有一个好经验。杭州市一共9个区、4个县,平均下来两个区对口帮助一个县的新农村建设。

王优健说,区县协助,就是城市支持农村建设。在项目上,各个区在“退二进三”的过程中,把放不下的大项目、需要转移的工业项目向帮扶县推荐。在具体的项目、规划、设计、施工等方面都全力支持。在资金支持方面,对口帮扶桐庐县的两个区分布每年不少于5000万元的现金用于支持新农村建设,加上县里配套1亿元,相当于每年全县有至少2亿元用于新农村建设,分到180多个至少每村都能拿到100万元建设资金。这种区县协助从2011年开始,事实上,每年桐庐县投入美丽乡村建设的资金远远不止2亿元。(来源:清远日报 采写:清远日报记者 黄妍 黄作源)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顶   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