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专题

第三届中国新会陈皮文化节 楠溪江古村落 最佳乡村旅游目的地 万峰林 鸭绿江畔  仙境宽甸的美丽乡村

更多>美特产

安吉白茶

安吉白茶产自浙江省安吉县,是用...[详细]

大成黄皮 食...

海南黄皮看儋州,儋州黄皮看大成。[详细]

湖北名茶“恩...

产于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详细]

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不仅香高味醇,是天然可口...[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遗产 乡土文化遗产

乡村智慧:古村镇文化遗产的价值

发布时间:2011-06-02 20:14:31 浏览次数:

当前,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常常只关注单项知识或技艺层面的形态,而缺乏对特定区域整体的空间观照,也不重视乡村社会人与文化的关系及乡村文化自身的发展规律,对于地方民众的精神面貌更缺乏概括与解释力。这就要求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应注重保护乡村传统文化,发挥乡村智慧优势,重建乡村传统和乡村生活,从而增强乡村建设的动力。

乡村智慧与城市文明有别

乡村智慧是乡村生活或生存的智慧,与城市文明不处于同一框架中。费孝通在《乡土重建》一书中指出,根植于乡村的民间文化具有鲜明的农业社会特征,其精华部分是与传统农业社会相适应的文明和智慧。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以及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化社会转型,乡村领地在缩小,农民身份在转变,乡村传统文化日渐衰败。

乡村智慧不是指孤立的乡村社会的某个事项,而是乡村生活整体所蕴涵的智慧。保护文化不是要保存单个的知识,而是要立足于特定的空间整体,以全局眼光发现文化遗产的系统性。乡村智慧和乡土知识是在乡村环境中,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和优化选择的结果,这笔宝贵的文化遗产可以给当代乡村建设提供借鉴,也更容易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比如,乡村智慧孕育了健康的生产方式和生态环境;乡村聚落环境设计的智慧为城市建设提供了更加合理的范式;乡村生活的智慧为城市生活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模式。

古村镇保护不可忽视文化遗产

在一些古村古镇的旅游开发中,当地政府注重的往往是有形的物质文化,忽视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部分。乡村旅游开发的精华是乡村文化,在我国方兴未艾的乡村旅游中,文化遗产日益得到重视,而乡村智慧的呈现却显滞后或受到忽略,这其实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当前,许多地方进行的农村建设,往往注重物质建设,旧有的文化传统被冲击,新的乡村社会的文化体系却没有相应地建立起来。另一方面,乡村建设中存在忽略乡村文化特色的问题,以城市文化替代或掩盖了乡村文化,不考虑乡村自然生态环境、生产需要、村民的生活习惯与成本;或随意挪借其他地方文化,切断地方文脉和乡土联系。正如台湾学者陈其南所说:“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都市价值取向的社会,无形之中,我们照着都市生活的模型来模塑乡村的景观。”这种做法是建立在完全否定乡村传统基础之上的,似乎从城里搬来一套全新的文化体系,就可挽救现在乡村社会的困境。在20世纪30年代,梁漱溟曾说过,“如果中国在不久的将来要创造一种新文化,那么这种新文化的嫩芽绝不会凭空萌生,它离不开那些虽已衰老却还蕴涵生机的老根——乡村。”

利用乡土知识和民间智慧建设当代农村,不仅有利于社会稳定和人口安全,还可以克服城市生活的弊病,重建乡村传统、乡村生活价值,使乡村仍然保持活力并能够可持续发展,这样才能守护人类的“精神家园”。

乡村智慧要合理保护

乡村智慧是散落在乡村的宝贵的文化遗产,作为“非遗”的乡村智慧,弥补了单项文化遗产的保护缺陷,那么,如何将其纳入保护范围以及如何保护呢?

措施之一:通过旅游开发挖掘、保护乡村智慧。文化景观是文化与自然的关联和紧密结合,如一些旧式的稻作农业区域、宗教文化集中地、淹没的考古遗址群、土著人聚落、有代表性的典型民族村寨等。当前的古村镇旅游开发中对于有形的物质文化遗产比较重视,但对于无形的文化遗产,特别是民众基于当地自然社会环境而创造的生存智慧却是被忽略的。要改变这种状况,可尝试通过产业化的运作,实现文化遗产的市场价值,激发地方民众保护和传承的热情。

措施之二:利用新农村建设等工作,发动地方民众。乡村的生存和生活智慧需要我们去发现,进而将之转化为现代乡村建设的积极元素,以保持乡土特色和维持乡村自足发展的机制。当前,我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护少数民族文化的政策,这些政策完全可以推广应用至乡村传统文化、乡村智慧的保护中来,从而使乡村智慧继续发挥它在乡村社会一定范围内自我调节、自我生存的功能。

措施之三:专家学者利用专业知识阐释乡村智慧的价值,在普及中进行保护。乡村智慧是乡村生活的内核和精髓,具有一定的潜藏性。它在村民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维护乡村内部平衡、维系乡村生活和谐、丰富乡村文化生活等功用。正如民俗发生作用的方式一样,这些功用的产生往往是村民无意识状态下的行为,具有悠久的传统。也就是说,这些价值相对于村民来说,是隐性的和不易觉察的。这就需要一个点化角色的出现,专家学者便是这一角色的首选。专家学者应当用村民易于接受的语言表达出乡村智慧的价值,让隐形、无处不在的乡村智慧浮出表层,让村民从科学、理性的角度认识自己成长环境的奥秘,意识到自己的幸运,要“身在福中而知福”,进而有意识地保护乡村智慧。

总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不只是保护孤立的文化现象,更重要的是站在全局的高度,进行全民动员,将其纳入国家政策体系,进行全方位、系统性的保护。因之,延续乡村文化,使其文化功能继续保持和不断更新、乡村文化的生命力及其智慧得到彰显,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徐赣丽单位: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顶   踩